中國物流行業網 新聞中心
中國物流行業網 > 新聞中心 > 資訊中心 > 快遞資訊 > 內容

“快遞小哥”青春也奮斗

2020/1/20 9:27:11 來源:中國物流行業網

推開中國郵政北京海淀魏公村營業部的大門,記者便被大大小小、堆積如山的快遞箱攔住了去路,“快遞狀元哥”康智從早上7點開始,就在快件“山”里忙碌著。

跨了年剛滿29歲的康智,是一名已在快遞行業奮戰了9年的“老手”。要知道,團北京市委所作的《北京市”快遞小哥”群體調查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七成的“快遞小哥”累計在快遞行業的時間不超過3年。

顯然,康智是“少數人”中的一員。在他心里,送快遞并不是打零工,而是一份正兒八經的、要堅持做下去的職業。正是憑著這份熱愛,近年來,他多次在快遞業的技能大賽中奪冠。

在奮斗中找尋認同

2011年,從石家莊郵電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后,主修機電維修與管理專業的康智選擇了快遞行業,來到了北京。

在他看來,不管什么崗位,只要能體現自己的價值,就夠了。“機電專業看似與快遞不沾邊,但在我們日常工作中,有很多的電腦、打印機等電子設備,一線的投遞員都沒接觸過。我不僅會用,還能維修。這正是我的專業優勢。”

康智堅持每天比別人晚睡半小時、早起半小時,“做得越多,就越熟練越順手,沒有積極主動性,工作肯定做不好。”他說。

2015年,由于業務能力出眾,他被選中投遞北京市第一份高考錄取通知書,一夜之間成為“快遞明星”,更讓他找到了這份工作的意義。

“不管快遞的是什么,對客戶來說都是極其重要的。”他說,“我們在服務大眾、服務著龐大的電商經濟、支撐著社會的發展。雖然不起眼,但很重要。”

同康智一樣,今年33歲的曹小軍,也是在一點一滴的奮斗中,找到了自己對這個職業的認同。

7年前,曹小軍從餐飲行業“跨界”跳槽到京東公司,成為一名“快遞小哥”。當時,他定下目標:“只要干一天,就要干好一天”。

“我們不僅要把每天的快遞及時送完,還要讓客戶都滿意認可。”他始終用“干好”來要求自己,這讓他單子多了、腰包鼓了,更成為遠近聞名的“好評哥”。

去年,在一次送貨時,曹小軍剛敲開一位阿姨家的門,就看見她端著一盤餃子說:“肯定還沒吃飯吧?你們天天都沒時間吃飯,今天我特意給你包了餃子,專門等著你呢!快吃吧!”

他感嘆,“當時真的非常感動。雖然我只是個送快遞的,但感覺客戶真把我當成親人一樣”。

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在曹小軍心里,這是自己付出得到的回報,是金錢無法衡量的。“挺溫暖,挺知足的。”

2019年4月,曹小軍榮獲第三十三屆北京青年五四獎章,他說,“我們快遞員是社會中不可或缺的一員,如果工作只為掙錢,就會失去工作的樂趣和收獲”。

送快遞不只是“跑腿兒”那么簡單

《報告》顯示,在過去的一年中,有38.24%的“快遞小哥”表示在職業方面受到了歧視,16.02%的“快遞小哥”因為社會尊重度低,表示未來會選擇辭職。

在康智看來,“快遞小哥”不受人重視,關鍵原因在于偏見。

“在一些人心里,我們只是個跑腿的,賣體力的活,誰都能干。”康智說,“但事實恰恰相反,不是誰都能送快遞,這也不是跑個腿那么簡單。”

曾經榮獲“全國郵政技術能手”、北京市郵政行業職業技能大賽第一名等榮譽的康智告訴記者,送快遞除了考驗“快遞小哥”的體力,更考驗腦力,是一項技術活兒。“比如說派送路線的設計,雖然我們對負責的片區都很熟悉,但派送路線隨時在變,設計出配送耗時最短、效率最高的閉環路線至關重要。”

求解訪問每一個點一次,并回到起始點的最短回路,在數學上被稱為“旅行推銷員”問題,而“快遞小哥”面臨的情況比這個數學難題更復雜。

康智介紹,“比如說,如果有生鮮類、貴重物品等,就要往前排。或者有客戶要求幾點之前送的、道段內有學校商場等固定時間段會堵車的、哪里有快遞柜哪里需要送貨上門、哪些可以放快遞柜哪些不可以放,等等,都需要我們在每天一早就設計好路線,否則必定會造成快件積壓”。

同時,如若遇到快遞業務高峰期,快件量很大,不能按照固有的思路來設計路線,需要隨機應變。

對于送快遞的“不簡單”,曹小軍也有著同樣的感受。

曹小軍有一項絕活兒,只要是在他片區內的住戶,他都認得。什么時間要午睡不能敲門,家里沒人轉寄到哪等情況,一清二楚。“這些全靠死記硬背是肯定不行的,既要認真又要上心,注意每一處細節,與客戶互相理解、做好溝通。”

據《報告》統計,46.1%的“快遞小哥”覺得工作壓力較大或非常大,有43.32%的快遞員有時會遇到交通安全問題,39.24%的快遞員表示曾經遭遇過交通事故。

曹小軍告訴記者,由于快遞行業高強度的工作特點,應及時調整好工作心態,并量力而行。“在工作中,難免會遇到與客戶溝通不暢,發生小矛盾、吃閉門羹,這就需要及時調整心態,不能把情緒帶到下一個客戶家里。情緒會通過我們的面部表情、肢體語言傳遞給客戶,造成不好的影響。及時的情緒調節也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和質量。”他說,“同時,我們也需要量力而行。比如現在很多‘外賣小哥’,時間比我們緊,單搶得比我們多。想多掙錢的心情都能理解,但是也不能那么拼,超出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圍。這樣不僅容易導致與客戶的矛盾沖突,更嚴重的還有不遵守交通規則帶來的交通事故。”

在他看來,很多“快遞小哥”的壓力都來源于自己。“想做好這一行,不能只靠蠻力,更多的時候還是要靠‘巧勁兒’,不斷地總結,學習是關鍵。”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報告》顯示,在未來打算離京的“快遞小哥”中,有19.54%是因為看不到職業發展前景。沒空間、沒前景、沒出路似乎成了制約“快遞小哥”職業發展的“天花板”。

對此,康智表示,快遞企業需要人才的地方有很多,這個行業也并非沒有發展空間。

康智告訴記者,在完成2015年北京市高考錄取通知書的首投工作后,由于工作能力得到了認可,他對自己扎根在快遞一線、發揮自身優勢的發展目標更加堅定。2016年,康智考上了中國郵政中關村分公司的管理培訓生,并在一年半后,成為營業部主管,成功地從一位普通快遞員走上了管理崗位。

“快遞員想要有發展,首先自己要認可這個職業,愿意去做好本職工作。只要工作完成得好,是金子總會發光。”康智說,“這一行就是需要快遞員踏踏實實地干,不斷地在一線的各個崗位鍛煉學習,了解每一個環節,熟悉每一個步驟,看得長遠也就會走得更遠。”

如今,康智希望自己能夠把學到的知識、總結的經驗傳遞給更多的年輕快遞員,“讓他們知道快遞應該怎么干,怎么干才是最好的,帶動更多的人去學習,真正地扎下根來,有更好的發展。”

同樣通過自己的努力,從一線工作脫穎而出的還有美團外賣騎手左申平。

從2017年10月成為美團騎手以來,左申平兩個月便被選為組長,連續3個月拿下國貿站“單王”,不到1年成為國貿站站長。如今,左申平已經是美團外賣的一名城市經理,管理著北京3個區的5個站點、400多名騎手。

左申平告訴記者,“管理人員基本都是從騎手中挑選出來的,只要品行突出、工作能力強、態度積極,就有晉升的空間。騎手本就是一個特別辛苦的行業,想要有發展,就要比別人更辛苦一點、付出更多一點,肯堅持下來。”

據統計,2016-2018年,我國快遞員數量增長了50%,總規模已突破了300萬人。這百萬級規模的快遞配送大軍給我國網絡零售市場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對我國經濟發展起著不可忽視的助推作用。

就在近日,中國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發布了《關于擬發布新職業信息公示的通告》,作為隨著互聯網發展和社會需求變化應運而生的新職業,網約配送員也在其中。同時,人社部、國家郵政局聯合頒布了《快遞員國家職業技能標準》和《快件處理員國家職業技能標準》,根據標準,快遞員和快件處理員職業將分別設置5個等級,明確了各等級需掌握的工作內容、技能要求和相關知識。

“我相信快遞行業的發展一定會越來越好,目前存在的問題也一定會逐步得到改善。”康智說,“今年3月,我的孩子就要出生了。我會把我的這些榮譽、獎杯都留給他看,讓我的孩子知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雖然他的爸爸是一名普通的快遞員,但是平凡的崗位,也能造就不平凡的人生。”

本文已標注來源和出處,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焦點新聞
Copyright © 2012-2020 cn56.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物流行業網 版權所有
11选5赚钱技巧